“你能想像一個正常人在你面前吃衛生巾嗎?”何娟見過,實際上,她也吃過。

12月25日,丁香醫生的文章將200億銷售額、經營火療、保健品的權健集團推至輿論漩渦之中。

文章中說,為了證明權健的主推產品之一負離子磁女性用的生理用品安全,

一位經銷商當面吃下了綿綿中的吸水珠。

何娟說:“他們都吃。不進去感覺不可思議,進去了,司空見慣。

”在權健內部的宣傳中,其生理用品是食品級的,吸水珠是糖尿病人食用的木糖醇。

何娟嚐了,“沒什麼味道。”她說。不僅僅吃綿綿,權健內的人還喝洗面乳。

權健產品

加入權健,何娟是主動找上門的。

目的只有一個,臥底,把已經走火入魔的男友拉回來。

因為當她試圖勸解男友時,對方的回應總是:“你沒做過,你不懂,你沒有發言權。”

當看到男友當著她的面吃下生理用品時,

何娟的想法是:“一定不要放棄他,哪怕不在一起了,也不能看著他成了沒腦袋的怪物。”

剝奪肉體與剝奪精神,哪個更殘忍一些?

三年前,4歲的內蒙古小女孩周洋,身患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經過多次化療,

腫瘤標誌物一度接近正常水平之時,周洋的父親週二力聽信了權健的推銷,

化療,轉而服用權健公司的“抗癌”產品。

兩個多月後,周洋病情惡化,週二力將周洋送回了醫院,但小女孩的生命還是無法挽回地走向消逝。

更令人髮指的是,在周洋彌留之際,權健卻使用“4歲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權健自然醫學重獲新生”的標題大肆宣傳。2015年,週二力以侵權為由將權健公司告上法庭,結果以敗訴告終。

此事通過丁香醫生的文章再次曝光出來後,權健回應稱“誹謗中傷”,“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權益”。

與此同時,權健內部正在互相轉發一篇更加詳細的洗白文章:

由於小周洋的父母麻痺大意,沒有繼續精心照料,

包括飲食由著孩子的喜好,病情逐步加重,最終不幸離開人世。”

這篇文章中說,“國家給予權健集團直銷經營許可證,國家給予束昱輝董事長至高的榮譽,

每一個了解權健集團、了解權健產品的人也給予了權健集團高度的肯定,因為權健集團得到了幸福健康快樂!”

以直銷許可、自然醫學等為幌子,權健建立起龐大的上下線體系,

這些體系內部的人,對權健挽救生命造福人間的謊言深信不疑。

因為4年前朋友深陷權健,“泡沫”建立了“權健傳銷手段揭秘”QQ群中,如今這個群加上幾個分群有將近五千人。

“幾年來,人員陸陸續續走一批,進一批。

有的失去希望,有的離婚了,親人離開家了,就黯然離開群了。

”何娟也是這個群裡的活躍成員。來來去去的成員蒐集資料證據,交流解救家人的辦法。

何娟解救男友花了三個月,在這個群裡是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更多的人花了幾年時間,離婚、賣房,甚至拿刀威脅,親人仍然帶不回來。

“我能拉回那個人,原因之一是我懂權健,比他,比他的上線,比他上線的上線懂的還多。”

何娟說,“一天18到20個小時研究相關的知識和材料。兩個月拉出一個瘋狗期。”

被傳銷洗腦的人可以分為考察期、瘋狗期、迷茫期、懷疑期、致命期,

瘋狗期的特點是無腦相信,敵視不同意見。

為了拉回男友,何娟試過各種辦法,諮詢律師、工商、公安意見並錄下來給男友看,

男友面給權健客服打電話戳破所謂授權負責的謊言,詳細分析獎金制度告訴他為什麼不能賺錢,

甚至帶著一千塊買的鈕扣攝像頭去權健臥底。

“吃不下睡不好,一天一頓飯,一睡覺,就做噩夢。

不是他身體出問題,就是被公安抓,要么被騙的想不開。”

何娟說,每一個試圖拉親人回頭的家屬都包含心酸,“最輕也脫幾層皮。”

即使脫離權健,男友已經完全不是原來那個人了,何娟最終只好與他分手。

“權健傳銷手段揭秘”群成立4年,像周洋一樣錯失治療時間、保健品過敏,

火療燒傷,以及傳銷洗腦,受害者案例層出不窮,然而權健卻越做越大。

這家憑藉天價保健鞋墊和負離子女性用品起家的公司,

已經開出7000多家加盟火療店,構建了一個年銷售額接近200億的保健帝國。

該公司官網介紹稱,權健集團始於2004年,橫跨醫療行業、中草藥行業、保健品行業、

中醫藥化妝品行業、金融行業、機械行業、體育行業等諸多領域,註冊資本40080萬元人民幣,

股東束昱輝持股比例51.10%,實繳出資額20480萬元。束長京持股48.9%,實繳出資額19600萬元。

束昱輝在權健官網中被稱“當代儒商英傑,古老秘方傳人”,在1992年從清華大學畢業,

在江蘇某市市政府擔任領導工作,但按捺不住“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衝動,毅然決然選擇出海留學繼續深造。

然而後來清華大學方面曾對媒體表示,“經過核實,束昱輝、束必和均未在我們校友的名單中查到。”

重慶出版社出版的專門介紹束昱輝的《生命的代價,民間秘方瑰寶鑄就當代神醫》一書在封面上

這樣寫道:束昱輝是個天才,一個企業家,一個怪人,曾花重金遍布民間尋找中藥秘方。

在投資版圖上,權健集團共投資了23家公司。其中涉及體育、電子商務、文化傳播等類型。

此外,企查查信息顯示,束昱輝關聯34家公司,控股企業達52家。

束長京關聯22家公司,控股2家企業。權健集團關聯風險為48條。

權健集團企業自行公示的2017年年報顯示,2017年營業總收入是0元,

利潤總額和淨利潤數額一樣為6952.82萬元,納稅總額0.35萬元,從業人數是1個人。

2016年度報告顯示資產總額54582.6萬元,淨利潤-96.19萬元,納稅總額-96.19萬元。

但這並沒有妨礙權健集團及相關公司開展業務,也導致後來發生了一幕又一幕悲劇。

據第一財經記者據裁判文書網不完全統計,

2014年以來中國發生多起“權健火療”的養生館涉及的火療事故,均以侵害生命權,健康權被告上法庭。

除了保健品業務,權健還開腫瘤醫院、買足球隊、搞房地產、金融業,動輒就是數億甚至數十億的投資。

權健創始人束昱輝斥資數億成為金財互聯(002530.SZ)的實際控制人,

引發權健借殼猜疑,束昱輝還通過創投公司投資滬深股份鼎盛新材(603876.SH) 、

越博動力(300742.SZ)等多家上市公司。

權健的直銷或傳銷的界定一直處於灰色邊緣。

6年多以前,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就曾認定,

權健自然醫學的銷售團隊部分高層早在2008年就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這份簽署日期為2012年9月10日、來自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顯示,

經該院經審理查明,2008年4月,被告人孟某某在天津市以人民幣960.00元(人民幣,下同)

購買一副骨正基磁療鞋墊成為“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會員獲得加入資格後以銷售“權健牌”

產品為由發展其下線會員,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及銷售業績作為計酬或返利的依據,

而孟某某等四人的供述能夠相互佐證被告人孟某某是權健公司銷售團隊之一人人系統最高領導。

在權健相關信息的討論不斷發酵之後,監管部門發布消息,

“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責成市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相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

對網民關注的諸多問題展開調查核實。目前,調查組已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

“希望這一次權健真的可以涼涼了。”權健傳銷手段揭秘中互相傳遞這樣的期待,

但是何娟有點悲觀,“結果,我一直不看好,能引起更多人的關注,了解,思考,也滿意了。”

(文中何娟為化名)

來源:網路